滴滴案事件的背后:心理上的贫穷和扭曲,才是真正的原罪。

上传时间:2018-08-31

这几天,朋友圈都在被“温州女孩滴滴打车被杀”事件刷屏。想写文章痛斥滴滴一千回,又想写篇“当代女性(孩)自保指南”,可转念一想还是放弃,因为这些已经被写得太多了。决意写下此文的原因,是当我注意到凶手钟某的成长介绍时,感到一丝寒意:

●  留守儿童:家庭贫困,7、8岁开始由爷爷奶奶带大,父母在浙江打工;
●  受教育程度不高:初二因成绩不好辍学;
●  性格内向:同村人表示他从小人老实内向;
●  成年后,生活不顺:犯罪前,多次创业失败,在20多家网络金融平台均有欠款。

但我内心的这丝寒意,绝不是来自对凶手的任何同情与可怜。而是感觉近年来,“留守儿童”“无业青年”这几个字高频出现在各种社会恶性事件中:


而写下此文绝没有任何想帮滴滴洗白的意思,三个月内,两起命案,滴滴作为平台方责无旁贷!凶手身为一个成年人,也更是“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不管他有多穷多惨,都不是谅解他罪行的理由。我们都知道,很穷很惨的人很多,但不一定会做出同样行为,留守儿童也很多,长大后不会都去犯罪。

一切都只是概率性事件,偶然事件。
但如果你们知道如今以及未来,这个留守儿童犯罪率的基数有多大,这些农村孩子现在的真实状况是如何,是否还会觉得这只是偶然?


1、早在2013年全国妇联发布的《中国农村留守儿童、城乡流动儿童状况研究报告》就指出,中国农村留守儿童数量超过6000万,其中79.7%由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抚养,13%被托付给亲戚朋友,7.3%处于不确定或无人监护状态。

而在去年,我了解到,一名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经济学教授罗斯高,在研究中国未来劳动力质量的过程中发现:

由于城市出生率不断降低等原因,如今中国一半的新生儿,也就是未来中国一半的劳动力,都是出生在农村!


也就是说,未来国内农村留守儿童的规模占比,会远远超过现在。

我在网上随便一搜留守儿童犯罪,很痛心地发现这类群体犯罪率特别高。


回到此次滴滴案凶手钟某, “初中辍学“”父母很小就出外打工就,跟着老人长大“留守儿童成长经历,我们会发现,农村孩子居高不下的犯罪率,与农村留守儿童们居高不下的的辍学率以及急需关注的心理状况,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2、我去年12月和今年5月,分别去了贵州和云南的山区为两所贫困小学捐赠图书室,而这些学校里的孩子差不多三分之二以上都是留守儿童。在这次云南的学校里,我注意到一个五六岁的“怪”孩子。他总是一个人坐在教室外,衣服脏脏的,眼睛总是直愣愣地看着远方。

其他孩子告诉我“他有自闭症”,但和校长聊天才知道,其实不是,孩子只是太内向,交流困难。

原来孩子爸爸不管这个家,妈妈在外打工,好几年都不曾回来,家里只剩年迈的奶奶,照顾自己都有困难,更别说顾好孩子了。从妈妈走后,原本就有些内向自卑的孩子,就变成了现在傻傻愣愣的样子。

我几次走到他身边,蹲下来,想给他饼干,想和他说说话,他却总是用一种混合着敌意、害怕、无助的眼神,警惕着我。

校长告诉我,孩子不理解父母,讨厌父母都离开他,却又无比渴望父母回来看他。因为性格怪异,成绩不好,学校里的孩子都不太喜欢他,他也总觉得别人对他不好。

回来之后,那孩子的眼神让我久久难以忘怀。那么小的孩子,心里就对父母、对周遭埋下了那么多莫名的恨和痛,成绩不好,即使初中读完,都不知道还能不能上得了高中。

我祈祷他能平安,能快乐,他的父母能回来,但似乎又更清楚,这样的孩子,上完初中恐怕都很难,如果早早辍学,没文凭、没爱、没钱,却又带着恨,带着从6、7岁开始伴随的孤独、嘲笑,成年后,他又将如何对待这个世界?

也许有人会问,如果这些出生农村的孩子跟着打工的父母来到城市呢?

前几天澎湃新闻出了个新闻,苏州一所以外来务工子女为主的民办小学因校舍被腾退,800名学生被整体安排到附近的公办重点小学念书,却遭到公办重点小学众多家长的反对,认为抢占了学校资源。无奈之下,学校只能在校园内用铁栅栏将两所学校隔离开来,对安置过来的800名学生进行“单独管理”。

即使到了城市,呆在了父母身边,这些农村孩子在社会依然无法得到应有的尊重和爱护。

心理上的贫穷和扭曲,才是真正的原罪。


3、想起之前还看过一则新闻,2000年,在南京,有一个来自德国的普方先生一家四口之家惨遭灭门,凶手是江苏北部沭阳县的四个无业青年。

当晚,这四个青年在普方家中行窃,被普方发现,也许是语言不通,也许是发生了争执,慌乱之中,这四个年轻人选择了杀人灭口。最后,这四个凶手被抓获,结局当然是 “杀人偿命”。


但从德国赶来的普方先生的母亲朱莉亚在庭审中却被一个细节触动:这四个从小生活在苏北农村的青年,从小没有接受过良好教育,进入社会后,也没正式工作,就是打零工。

朱莉亚认为,如果他们有能力挣钱,就不会去行窃,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了。她对媒体说道:“我觉得,他们的死,并不能改变现实”。

于是,朱莉亚太太和南京当地的一些德国人,共同设立了“普方基金”,资助苏北贫困地区儿童上学。而他们资助的地区,就是那四个无业青年的家乡。朱莉亚认为,这是纪念儿子普方一家,最好的方式。截止2013年的数据,普方基金会已经累积帮助了江苏、安徽两省19所学校的600多名贫困家庭学生。

除了教育上的支持,朱莉亚太太还会定期带志愿者探望这些孩子,给他们送去心理上的关怀,让这些留守儿童知道:这个社会,还爱着他们。

朱莉亚太太所做的一切,绝不是为犯罪份子鸣冤,

看到一位网友评论,细思极恐:“随着几千万留守儿童的长大,有着几千万的“穷”光棍,“穷”在物质和心理的双匮乏,当一无所有,没什么可失去时,有多少人能把持住人性暗面?”

在普方基金的网站上一直放着一句话:“教育,成就一生”

一个受到良好教育的人,才有足够的能力去在这个社会上自给自足,足够的清醒的思维去判断是非对错;而一个被好好爱过的孩子,才会在艰难的生活和黑暗的日子里,保持对他人的善,对生活的希望。

凶手是过去,不值得同情。但孩子是未来,值得我们去呵护,值得这个世界温柔相待。

阅读: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