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女儿婚姻中的“影子”

上传时间:2017-02-09


 


父亲形象,每个人生命中的第一个男性形象,对个体人格发展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它不仅影响着男孩成为一个怎样的男人,更影响着女孩寻找伴侣的倾向。

 

事实上,女性在寻找伴侣的过程中,除了意识清晰的条件,比如样貌、气质、脾气个性及物质条件等之外,更大程度上还受着潜意识中男性形象的影响。根据分析心理学家荣格的理论,由于父亲是女孩生命中第一个接触到的男性,父亲形象往往形成女孩潜意识中的男性形象,驱使她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寻找这个熟悉的形象。

 

如果父亲形象在女孩心中基本上是正面的,就会被女孩内化为自己“白马王子”的形象,反之,则可能被内化为各种负面形象。这两种极端情况在我们的身边很常见,都不利于女性找到适合的伴侣或健康地相处关系。

 

简单地说,前一种情况可以理解为对父亲形象的一种无意识理想化认同,在恋爱中,女孩不仅对眼前的男人投射着“白马王子”的理想化形象,而且走进婚姻关系后,也处处在用白马王子的男性形象要求着对方、比较着对方,致使关系从梦幻般的美好进入痛苦的现实,这也是为何大多数婚姻都会经历从婚前到婚后对方发生巨变的体验。

 

而后一种情况,即负面的父亲形象被内化进潜意识,对父亲常常怀有恨意或否定性情感的女孩,要么迟迟无法与男性建立起一段稳定的亲密关系;要么在意识层面常常立志找一个与其不同甚至相反的男人,往往事与愿违进入婚姻后常发现并未逃离原点,诡异地重复了父母的婚姻关系模式。这不是命运在捉弄,而是共同的人性使然——熟悉的才是安全的,就算父亲再不好,他也是我们生命中第一个熟悉的男性,早已深入潜意识,循着安全需要的潜意识引领,回到了起点。


 


以上谈到的两种极端情况——完全认同理想的父亲形象和完全否定糟糕父亲的形象,其实都是创伤性的,都是不成熟的父亲形象认知,会对后来的婚姻关系带来消极影响。

 

例如电影《当北京遇上西雅图2》中的女主人公焦姣为例,她的父亲因赌欠债,家庭破碎,甚至因欠钱而被澳门赌场黑帮关押起来。焦姣十五岁便为了替父亲还债而上赌桌赌钱。尽管她曾因父亲的教训发誓自己永远不要欠债,长大后却依然在赌场中做公关为生并且欠下巨额债款。又比如严歌苓小说《妈阁是座城》中的女主人公梅晓鸥,她的父亲是一个赌棍,尽管她自己痛恨赌博,先后历经的三个男人却无不与赌博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女性在婚姻乃至家庭关系中总会无意识地进入自己母亲与父亲关系的循环,因为人在寻找安全感的过程中总会无意识地寻求自己熟悉的模式——无论它是好是坏。

 

那么,如何找到通向修复创伤,拥有更健康婚姻关系的路呢?

 

首先,需要反思自己内心中的父亲形象,是否处于全好或全坏的极端体验中。如果是,说明我们对父亲的认知停滞在某个片面的不成熟阶段,需要经历重新理解父亲和对其情感的过程,来理解自己对于伴侣的需要中,哪些和对父亲的情感有关。理解并区分这种情感需要,才能收回投射,看见你眼前的伴侣真实的样子。

 

其次,如果心中的父亲形象并非极端,而是优点、缺点都能认识到,那么需要反思对这些优缺点的接纳度,看看在寻找伴侣中产生的影响,比如特别喜欢或特别讨厌某些特质,是否因为这些特质过于轻易地进入了一段关系或者拒绝了一段关系。

 

第三,对于正深陷这个轮回苦恼中的人来说,我们应当意识到这并非一种所谓的命定或宿命论。意识到这个家庭循环正是跳出此循环的第一步,从而首先寻求在痛苦中修复的可能性。甚至借助专业的支持,以寻求打破循环,而非匆匆逃离关系,因未得到真正的修复,导致再次重复。

 

如今,随着心理学知识的普及和各类文学作品的启发,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原生家庭中父母关系和父母的人格对我们的影响,这是一种文化意识和整体社会心理的觉醒和进步。

 

同时,我们还需要认清,在觉醒和进步的同时,不要幻想完全脱离原生家庭对我们的影响家庭,就是资源与局限共存的环境,就像一切的物质世界一样,我们需要的,就是享受其资源,接纳其局限,提升承受局限和痛苦的能力,才能更有力量前行,创造超越循环的可能,体会到更多的幸福。这也是生命成长成熟的必经之路。


 

阅读:248